玫瑰(2)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德治私立学院中,最不能惹的,倒不是通俗套路里的差生。比如,末尾几个班的学生。

    而是那些生于豪门世家的有钱子弟,同时还掌握着学生决策权的优等生。比如,食物链顶端的学生会。

    德治有个规矩,若经学生会裁定,达到多数通过,可免除在任教师职务。以及对品行不正,多次违反校规的学生,予以退学处理。

    简言之,学生会里的人如果看谁不爽,就有办法让他在这里呆不下去。

    优等生的世界里,有规矩,更有等级划分。

    当然,对末尾班里那些个人,他们是选择放弃的视而不见。

    只要差生们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小地盘里玩。

    徐品羽决心做当胆大包天的那个人,去招惹学生会的会长沈佑白。

    假设,德治学院是一个王国,她这个平民,想扯的就是国王的衣角。

    离宫殿太过遥远,为了能见国王一面,不对,是沈佑白。

    她几乎拦下了K班所有的职务,包括班长、学习委员、文娱委员、宣传委员等等,还有那些学科代表不乐意去送作业的工作。

    放眼整个K班,最忙的人,徐品羽当仁不让。

    如此一来,她成了三年级教职员办公室的常客,因为办公室在优等生的那边楼。

    真是,道远而任重。

    徐品羽两手抱着一叠外语作业,来到教职办公室前,抬脚进门缝里推开门。

    陈炎正在和同事们,谈论着今早第一次执勤的感受,看见进来的徐品羽。

    他拧起眉头,指着她说,“诶,说的就是这个女学生,她裙子太短了。”

    徐品羽定住身子,眨了眨眼。

    她脸上是无辜的神情,心里是暗暗窃喜,来之前在厕所把裙子放下来了呢。

    所以,陈炎说完愣了一下,看着她刚刚好盖过膝的裙摆,推了下眼镜,“你变魔术呢!”

    K班的班主任林宏笑呵呵的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嘴上却说着逗趣的话,“小羽毛,快给陈老师变个鸽子。”

    徐品羽回答,“报告老班,变不出来。”

    陈炎是这学期新来的教师,难怪她看着面生。

    林宏给他介绍,“徐品羽同学是我班上的班长,兼各种委员,顺带送作业也都是她,班也是她。”

    然后对徐品羽说着,“给陈老师道个歉,下次不要再变魔术了啊。”

    她乖顺的面向陈炎,“陈老师对不起,下次不敢了。”

    陈炎点了点头,翻开桌上的本子,找到徐品羽的名字,涂了几笔划掉了。

    林宏偷偷冲她眨了下眼。

    徐品羽从办公室里出来,过道窗外的阳光扑在地上,她站在暖暖的光中伸了个懒腰。

    快要入秋了,学校里的树梢叶子正悄悄落地,泛黄。

    她看着窗外,无意间瞥到教学楼下的人。

    一个女生,两个男生。

    女生不认识,男生是周崎山,和沈佑白。

    徐品羽飞快地跑到过道尽头的楼梯,跑下了两层楼,来到一层的窗

玫瑰(2)(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