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噩梦(1)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

    掌心冰凉,头痛欲裂,咳嗽不止。

    但是沈佑白就坐在床边,点了一根烟。

    抖下的烟灰,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抽完一根烟,他仰躺回床上,喘着粗气,又是一阵咳嗽。

    有些发颤的咳嗽声,回响在空荡荡的房间。

    手机在床头嗡嗡的震动,他有些艰难的撑起半身,接了电话。

    “诶,你今天怎么没来学校?”

    周崎山的声音此刻听着特别呱噪,像无数的苍蝇在脑袋里飞。

    沈佑白按着太阳穴,暂时没有应声。

    “那下午学生会选举你也不来了?”

    沈佑白深吸气,挂上电话之前,说着,“就去。”

    他换好校服,拿上外套。走出家门时整个人有点恍惚。

    关上门,将宽敞无人的屋子封闭。

    他随手拦下了一辆计程车,哑着嗓音报出了德治学院的名字。

    得到点风声的人都知道,今年新生中有个叫沈佑白的,入学即成焦点。因为他家是德治的股东之一,且人长得也好看。

    而现在,三年级面临毕业,学生会选举,基本是大换血。

    学生会长的头衔,将毫无悬念的落在了沈佑白身上。

    这是游戏规则。

    当然,前提是人必须出席选举。

    毕竟是如此大的黑幕,要是再给空气戴个王冠,这就说不过去了。

    站在演讲台后,他冷静的讲完事先背好的稿子。走下来时头疼到无以复加。

    准备接着上去演讲的周崎山,看他有点不对劲,“你没事吧?”

    沈佑白抬手示意他上台,拍了下他的肩,就走了。

    他推开礼堂的门,近黄昏的光线没有那么刺眼,但依然灼烧着。

    只是闷得太难受,想出来透口气。

    可脚底软的不足以支撑他的身体,他扶住墙,视线像蒙上了一层雾。天旋地转。

    突然,有人扶起了他。

    是花香。

    他闻到的。

    不是香水,分不清具体是什么花,更像很多品种的花混杂在一起。

    “你生病了。”

    她语气是肯定的,因为沈佑白眉头紧皱,嘴唇泛白,额角冒着虚汗。

    “我送你去医务室。”

    而沈佑白想的是,她的声音很好听。在脑袋像电波错乱的作响时,还能觉得好听。

    医务室的门被拉开,只有一位男性,穿着校医的服装,正站在窗口抽烟。

    他愣了一下,看着沈佑白,却问着她,“他怎么了?”

    她卡壳,“应该是,生病了吧?”

&

第五章 噩梦(1)(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