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感冒(1)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光十色的塑料珠子弹跳在地面上,其中一颗滚到她脚边。

    徐品羽还握着门把,稍顿了几秒才松开手,僵直的转回身。

    雨似乎停了许久。

    晚霞从他身后的窗进来,逆光中沈佑白的神情不太清晰。

    他只是看着徐品羽,静了片刻。

    然后,沈佑白伸手到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什么。朝她的方向,抬手。

    扔了过去。

    徐品羽眼看着那银亮的东西,正成抛物线来到她面前,就下意识的用两手接住。

    她低眸,是钥匙。

    徐品羽的目光骤然放大,抬头直视他。

    迎光的她,眼眸被照的,比散落一地的珠子更通透。她马上又低下头去开门。

    沈佑白有点后悔太早把钥匙交出去。

    徐品羽有些发慌的将钥匙插进锁中,转动开了。她暗暗松口气。

    向门外迈出一步后,她顿住。

    几番犹豫,还是转身,问他,“你为什么锁门?”

    沈佑白看她,“因为想操你啊。”

    诚如他之所言。

    徐品羽顿时愣在原地。

    沈佑白挑眉,“不信?”

    她表情依旧懵然。

    所以他笑,“你留下来试试。”

    仿佛现在才品味到他话的直白,同时让人心生恐慌。

    徐品羽立刻慌乱的往后退,差点绊倒自己。

    她飞奔下楼梯,裙摆忽落忽扬。

    直到停在教学楼的门口,她记起了什么,一掌拍上自己的脑袋。

    沈佑白没有想到,她又回来了。

    看着此刻的他已经换了白T恤,手里拿着件浅灰的外套,应该正要穿上。

    徐品羽颇觉尴尬,“我的包忘记带走了。”

    她边说,边贴着墙挪到衣柜旁,拎出书包。

    看样子是怕惨他了。

    还以为她终于愿意将干干净净的气息,施舍给他一点。

    结果仍然是一桩悲剧。

    沈佑白嘴角愈渐上扬,笑出了声。

    徐品羽抱着书包,怔了怔。

    只回头匆匆看了他一眼,随即跑走。

    没有仔细辨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的笑中有点落寞。

    她曾经想过,哪天一定要告诉沈佑白,你笑起来真的非常非常的好看。

    但今天有这个机会,徐品羽却落荒而逃了。

    高峰期的地铁站里人来人往。

    站台上,面对着玻璃门,徐品羽走神的盯着,自己黑色的剪影。

    列车平稳快速地,像穿过一个接一个的深渊。

    耳边有很多声音,包括新闻播报、电视剧对白、有人在打电话。

    徐品羽回过神,人已经站在一条窄巷子里了,身后是车流成河。

    天色沉了一半,另一半也将被墨般染过。

    她抬头看钢结构的楼梯上,闪着霓虹灯的招牌。

    写着,成人商品专售。

    徐品羽深呼吸,踏上楼梯板砰砰响。

    她撩开店门口挂着黑色的布帘,走了进去。

  &

第十一章 感冒(1)(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