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感冒(2)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片光亮来袭,徐品羽不适的使劲眨了几下眼睛。

    先前因为昏暗的光线,没能看清他家的环境。眼下她站在玄关,有些愣神。

    沈佑白家里从装修风格到摆设,都透着股她说不出来的感觉。

    硬要找个形容词,大概是性冷淡的感觉。

    白墙黑沙发、深棕木地板、玻璃茶几上放着白色烟灰缸,没有到处乱丢或者多余的杂物。能见到的柜子全是黑的,连电视的棱角好像都显得十分锋利。

    徐品羽想,家具城的样板房都比他家摆件多。

    她离神中,沈佑白正走向厨房,头不回的问,“喝什么?”

    徐品羽回魂,跟上他身后,忙说,“不用了,我很快就走。”

    她在说,沈佑白像没听见似得,同时拿出一个玻璃杯,倒入冰水。

    徐品羽话音刚落就打了个喷嚏,他手又一顿,转身将冷水倒掉大半,拎起不锈钢的水壶,往杯中注入热水。

    握下他递来的水,她手心覆着玻璃杯,不烫的温度。

    徐品羽微微点头,“谢谢。”

    杯沿还没离开唇瓣,她好奇的问,“叔叔阿姨不在家吗?”

    沈佑白看着她,“不在。”

    “哦。”没法接话的徐品羽咬了下杯沿。

    静了数秒,他说,“我一个人住。”

    徐品羽几分惊讶,由衷说着,“好厉害,我要是一个人住肯定会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而且我就光会吃饭不会做……”

    她带着鼻音的说话声,更娇柔,喋喋不休的在耳边,沈佑白两手撑在光滑如镜的桌上,指尖点了几下。

    他头一偏,打断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徐品羽愣了下,接着抿唇,“我是想问你……”

    她定气,抬眼与他对视,“你昨天说的话,是真的吗?”

    沈佑白神情未改,“我说什么了。”

    她睁大眼睛,犹豫了一会儿,吐字含糊的说,“你……那什么我。”

    他抬眉,“嗯?”

    徐品羽急了,这人难道是故意的吗!

    简直是抓心挠肝,她张了张嘴,却磕磕绊绊的蹦不出一个音,最终扑在桌上,头埋在交叠的胳膊里,“讲不出口。”

    沈佑白从刚才就在盯着她的嘴唇,张合之间,白如雪的牙齿忽隐忽现。

    直到她趴下,他随即抓住她的手腕,“你来。”

    徐品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拉到了客厅后的走廊。

    这面白墙上,挂着一排的画。

    松开她的手,沈佑白打开了壁灯。

    灯亮。

    徐品羽眼前正对一幅有些怪异的画。

    他问,“觉得它像什么?”

    画布中间被划了一道口,破裂的边上,是黑色颜料绘出的纤绒。

    像……

    “羽毛。”她在不经意间,轻声说出。

    沈佑白说,“原来这上面是没

第十二章 感冒(2)(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