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感冒(3)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画。

    能表达一个人想法,传递那些无法用言语描述的东西。

    走廊这面墙上的画,没有纸醉金迷的奢华,用色都偏冷。

    徐品羽双手背在身后,歪着头,打量眼前的一幅画。

    是海。

    还有黑漆漆的夜空。

    翻涌的海浪中,仅有帆,船身覆没不见踪影。

    她指着问,“这里是船?”

    他点头说,“对。”

    她又转向廊尽头,看了一眼画架和满地的颜料,忽然间醒悟。

    徐品羽有点惊讶,“这些全部都是你画的?”

    沈佑白平静回答,“是。”

    虽然徐品羽对美术没有研究,但是她作为一班的宣传策划委员,经常会画点海报之类。

    本来觉得她也算有个拿得出手的小技能了,现在看看沈佑白的,信心完全被打击没了。

    一个是儿童简笔画,一个是印象派作品。

    他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只是他画的内容,透着消极的意味。

    灰蒙蒙的雨雾、凋零的海棠、熄灭的烛、礁石、裂缝。

    正因为有灵魂,才让人看得心里闷闷的。

    徐品羽对他说,“你很孤独吗?”

    沈佑白转过头来,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

    然后,他没有反驳,只是笑,“要是心疼,现在就有办法安慰我。”

    她问,“什么办法?”

    沈佑白侧过身,目光真诚的抬手指向,那幅黑羽毛的画。

    徐品羽愣了下,接着想起他说的话,脸颊发烫的扭过头,“很晚了,我该回家了。”

    沈佑白说,“等一下。”

    他走向一间房,进去出来,手里多了件黑色的外套。

    他展开外套,盖在她肩上。

    徐品羽发懵的配合他动作,抬胳膊伸进袖子。

    她低头看着沈佑白将拉链对准,往上拉。运动型的外套领子很高,正好到她下巴。

    要不是他说,“送你。”

    徐品羽觉得自己可能一个晚上,都回不过来神。

    走到室外冷风习习。

    远处高立的灯,沿着下坡路的方向排列。

    沈佑白关上门,转身就看到他的衣服,宽宽松松的套在她身上,风吹拂她的发丝,眼睛亮亮的望着他。

    徐品羽问,“可以牵手吗?”

    沈佑白没回答,走时牵住了她的手。

    他指尖是凉的,到掌心才有点热度。

    徐品羽挑剔的转着手腕,换成十指交握。

   &

第十三章 感冒(3)(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