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噩梦(3)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从更衣室逃走后,沈佑白目光扫过地上静止的珠子。

    转身,继续换衣服。

    隔了一会儿,她又回来了。

    徐品羽强装镇定的说,“我的包忘记带走了。”

    但是贴墙挪步到衣柜的动作,还是拆穿了她。

    她眼中闪动的,是畏惧。

    看她抱走书包逃跑的样子,沈佑白笑了。

    他觉得很可爱。

    恨不得掐死她。

    回到家。

    沈佑白取下那幅被他捅了一条裂缝的画布。

    他坐在画架对面,掏出烟盒,倒出火机。

    将烟抿在唇间,低头点上。

    尼古丁麻痹神经,他闭上眼睛,微微仰头。

    指尖在回忆,压向她私处那一刻的触感。

    他抓起笔,沾水和颜料。

    染上那张画布。

    把完成的画重新挂回原位。

    他静静盯着,被遗忘在指间的烟,火光无声的忽隐忽现。

    离开走廊时,他习惯性的摸上壁灯。

    关掉后,又打开。

    他回头看了眼那幅羽毛。

    她似乎在漆黑的地方看不见。

    这灯光,还是给它留着吧。

    凌晨。

    沈佑白才入眠。

    又是一个吊诡的梦。

    她站在走廊,欣赏那幅画。

    他上去。

    她转身,朝他伸出拳头。

    手腕翻转,摊开掌心,是刀片。

    纤薄,锋利。

    这是第一次,她出现在梦中,没有直接开始不真实的呻吟。

    而用着让他瘾欲难忍的声音。

    对他说着,你往身上划一道,我就脱掉一件衣服。

    他问,割在脖子上呢?

    她笑,那就做。

    笑的像玫瑰浸在红酒中,分不清两者的颜色。

    他皱起眉头,没动。

    她唇角一勾,不敢?

    他摇头,你是假的。

    她瞬间敛下笑容,缓缓眨眼说,我当然是假的。

    走近他面前,她讥讽的笑,真的那么干净漂亮,碰她,你配吗?

    拉起他的手,她将刀片放在他掌心。

    她说着,如果不要,我就走了。

    别走。

    他捏住冰凉的薄刃,触及皮肤就渗出血珠。

  

第十五章 噩梦(3)(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