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噩梦(4)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瞪着自己。

    淫靡的声音在耳边,她微眯着一只眼,瞪他呼吸渐重。

    沈佑白扶住她的腰,直起自己的背往后坐了些,她顺理成章坐在他的胯上。

    这之前,只是被与她相似的面孔和声音,撩起了一丝欲望抬头,现在似乎知道是谁的下体,压在它身上,而狂热的胀大。

    感受到顶上来的物体,她表情怔了怔,眼神也在无措间软下去。

    她的目光有些慌张,不知道该往哪看。但是她暂时没说话,也保持没动。

    等了几秒。

    突然,她纤细似无骨的手,按在他肩上,凑近他面前说,“我和她不一样。”

    看着沈佑白的眼睛,她微微皱眉头说,“她没有我好看,声音也不如我好听。”

    她的气息一阵一阵扑来,轻缓的,像小提琴的弦,一圈圈缠着他的颈。

    每个字,收紧一些,慢慢勒着他。

    沈佑白回答,“你说的对。”

    她听到后开心的笑了,眼里是狡黠的光,“那把她删了吧。”

    他嗓音暗哑,“好。”

    她要从身上离开,去把那扰人的呻吟彻底销毁。

    但是沈佑白抓住她的胳膊,往前一拽,顺势按下她的头。

    她嘴唇是温热的,像脉里滚动的血液。

    他稍重的喘息,舌尖碰到她的牙齿,她张开让他进入口腔。

    卷住她的舌头交缠着,手臂将她的腰压向自己,更紧的贴合。

    她的牙齿间分泌清新的唾液,和他交换融和,恣肆时溢出嘴角。

    与她嘴唇分开,清冷的空气,吸入他炙热的口中。

    她微张着口呼吸。

    空气太冷,冷得他无法忍耐,想再次进入那温暖的口腔。

    她主动靠近,搂着他的脖子,声音太轻,“你身上好香,有沐浴乳的味道。”

    颈上的弦瞬间勒破

第二十章 噩梦(4)(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