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4)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带点腥味的气息,在门窗紧闭的琴房内慢慢挥散。

    在激烈的性交结束后,周启棠吻住无力的她,纠缠了一会儿才分开。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陆音只能窥见他瞳仁的亮光,额角的汗液。

    周启棠用鼻尖蹭蹭她的鼻尖,又啄了下她的唇角,亲亲她的眼睛。像在面对配偶时,极其温柔的野兽。

    虽然她知道这样比喻,不太恰当,但是当下仅有这个念头闪过。

    周启棠翻出外套干净的衬里,擦去陆音下体的污浊。

    收拾好,他的胳膊从陆音肋下捞过,抱起她在怀中。

    周启棠的背脊压着窗帘,坐于墙边,将手机递给她。

    陆音揉了一下眼睛,接过,不确定的问他,“真的没关系吗?”

    周启棠摇头,瞌着眼一点点吻她的脖颈,她痒到下意识的缩着,把电话拨了出去。

    刺耳的鸣笛,是在不久之后。

    警察破门而入时,一切就像慢放的电影,所有画面都是无声的,老师拥住她,扶着她站起来看周启棠被扣上手铐,按住肩膀推出琴房。

    在警车前,他回头,眼神落在她身上。

    陆音喜欢秋天,原因是秋天像他,如血的残阳看似乖戾骄纵,实则是片绯色的,轻柔的树林,铺满了夕阳的落叶。

    安静的审讯室内,有股近似医院消毒水,夹杂一些茶叶的味道。

    周启棠坐在冷硬的椅子里,半个多小时中,他保持仰头的姿势,眯眼盯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

    听到开门的声音,中年男人走到周启棠身边,一把拽起他。

    他眼神锐利,看着周启棠,然后抓过他的手腕,打开了他的手铐。

    周启棠转动腕关节,走出了审讯室,一眼看到正等候他的男人。

    他穿着黑色呢子长大衣,沉气站起来走向周启棠。

    是周世毅,他的父亲。

    周启棠衬衫的领扣解开着,领子稍稍有点歪,外套更是不知所踪。

    他没来得及反应,就挨了大步而来的周世毅一拳。

    周启棠向后踉跄两步,下颚瞬间麻痹,牙齿微微颤了几下。

    他站稳,用拇指抹掉嘴角渗出的血迹,什么话也没说。

    周世毅握紧的拳头有点发麻,看着他,“走!”

    警局出来,冷空气从四面八方钻进骨头缝里。

    周启棠冷的捏了捏手,司机开了车门,他便飞快地躲进私家车后座。

    周世毅随其后上了车,和周启棠隔着半米的距离,感到一阵心烦,摸出烟来抽。

嫉妒(4)(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