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摸一个荣誉勋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躺在客房的小床上,柴安平难得的失眠了。

      冲动的承诺说出口,他也没好意思厚着脸皮再收回来。

      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他一想到这么个大美女可能是为自己而来,就脑门一热……

      客房大半个月没打扫过,满地灰,还有一大堆的杂物,没法子,只好先把自己的卧室让给娇滴滴的青梅竹马。

      还帮着换了套新被褥,他现在枕的还是自己的原味。

      从八九点帮着折腾到了现在快十二点,另一件卧室的灯总算是熄了,他也总算能躺下了。

      窗外透进来些许路灯的光亮,照得他眼神幽幽的。

      天花板是白灰色,空气里还有点灰尘味道。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

      问题是,现在大晚上的是安静下来了,柴安平发现自己的心燥的一批。

      青梅竹马、疑似暗恋、同居。

      几个词来回在他脑袋里头盘旋,思想也在悬崖边缘徘徊。

      “这时候要是有个能阻止思想滑坡的系统就好了……”

      “不对!”

      柴安平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格林的钱袋还在我这呢,卧槽!”

      这咋还?

      “得,烦心事又多了一个。”

      ……

      ……

      一夜无眠,清晨五六点柴安平叹了口气从床上起来。

      他早上八点得去轮值,这个点起来差不多。

      “唉……”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深深叹了口气,先是从门口去了配送的牛奶……只有一份。

      呕!

      没跟人同居过忘了这茬了,没好意思把牛奶给喝了,配水啃了点面包,柴安平越发痛恨起自己昨晚上没当回禽兽。

      轻手轻脚的在浴室帮爱勒贝拉放好备用的洗漱工具,要不是被一瓶牛奶提醒了,柴安平也不会想起来这些。

      总归来说,还是单身太久了……

      自怜自哀了一会,麻溜滚出家门,顺带给爱勒贝拉留了张字条还有钥匙,柴安平暂时将家里一档子乱麻抛下。

      本职工作要做好,本来自己的身体素质就比别人差了,要是工作态度还不行,估计弗朗西斯能把自己吊起来打。

第9章摸一个荣誉勋章(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