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米参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阵尘土飞扬,看着本田老A远去的背影。

    林义的心思也被勾了去,斜躺在竹制躺椅上想,到底是什么秘密呢。

    在记忆中解剖前世这华哥的所作所为,也没发现哪件事情值得秘密二字。

    看来还是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啊。

    不过林义想不出就不打算猜了,今天可是捡了大便宜。

    刚才其实怎么说呢,无声无息中,林义受了前世职场勾心斗角的影响,利用了心里战术。

    没做签之前,烫手的山芋在林义这里;做了签之后,皮球却滚给了华哥。

    其实华哥那时候心里也挣扎了很久的吧,林义这样想,想抽签又有顾虑,不抽又心痛死了。

    唉,华哥脸皮还是薄了点,不过这样挺好,人还是那人。

    复习了会功课,林义对进度很满意。

    “咯咯哒咯,咯咯哒咯~”

    …

    嗯?又有鸡在自家屋檐下的柴堆里下蛋了。

    听到鸡叫声音,林义又乐了,怎么隔三差五有便宜蛋捡呢。

    赶紧起身,抓起一把剩饭撒出去,让鸡闭嘴。

    以饭换蛋,也算不上占人家便宜吧,林义这样想着的时候又抓了一把饭扔出去。

    母鸡你看,我可是很厚道了。

    “看把你乐的。”

    拿着一把棕叶圆扇的那祯姐什么时候来到跟前的,林义都没注意到,光看母鸡去了。

    “你家的?”

    “不是,我家就三只鸡,你该认识。”那祯姐很自来熟,安静地就把竹凉椅霸占了。

    “那你这是?”林义心里猜测着她的来意。

    “这个暑假我捡过八次蛋。”

    “感情你也是闻声来捡蛋的,而且还是来我家屋檐下捡。”林义无语,看来不要脸的也不只他一个啊。

    “有时候你不是不在家么。”那祯姐偏了偏头看着他,眼神很清澈。

    清澈?林义知道,那都是骗人的。

    就如小时候惹了她,隔几天准保会把自己骗到没人的地方,肆意修理自己一样。

    所以说,视她为偶像也有被屈打成招的成分在里边。

    “这鸡没人管?”林义心里老早就疑惑了,这年头,鸡蛋还是很珍贵的,小孩子生日能有两个红纸包的鸡蛋就不错了,不信邻居这么大方。

    “黄奶奶的,她老人家喂鸡就图个热闹,不差这点。”

    “那就说得通了,黄老喂了几只鸡?”在林义心里,黄奶奶是村里第一户,儿女有出息啊。

    鸡蛋什么的,小时候去她家玩,也蹭过好多。

    “你想干嘛,要不要这么贪。”那祯姐偏了个眼神。

    “看书了。”林义有点悻悻然,自顾自地拿过书走到方桌前。

    …

    “没想到你心里素质这么好,没受多大影响啊。”慢慢摇着粽叶扇的那祯用余光打量了会安静看书的林义,眼里有些小欣慰。

    林义知道她指的是那不靠谱的父亲远走高飞的事情,叹口气说:

    “在我的内心深处,曾拥有一段值得称作幸福的童年,尽管它很短暂,并且脆弱而易破碎。

 &

第4章 ,米参(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