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黄金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过来。”兴奋的林义压低声音,招呼那祯过来。

    “打开手电筒看看是不是,我确定个大致范围。”林义脱下衣服,把手电筒包住,尽可能不让光线四溢。

    “真是雨布!”看到自己猜测了几年的东西得到验证,此刻的那祯无疑是非常开心的。

    “感觉没多大呀,”林义看了看雨布范围。

    “棺材内部能有多大?他们可能还带走了一部分,还有可能其他地方也有,这里能有东西就不错了。”

    “我摸摸,别是瓷器才好,要不然就不好摸黑挖了。”把手电筒息了,林义用手摸了摸,触感像石头一样硬。

    “不会真的是金条吧。”林义压低声音,说完又习惯性地看了眼那祯的手。

    女人两手空空,林义安心不少,随即又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

    开启的很顺利,雨布很厚但体积不大,这让林义有点失望。不过重量不轻倒让他得到了些许安慰。

    东西启出来后没立即打开,放一边,先是用手电筒看了看坑里有没有自己遗漏的东西,他可不想留把柄,就算虚无缥缈的把柄也不想。

    填土的过程就快多了,掩埋完,确定没有不妥,两人才速度赶回家。

    把木门拴上,林义速度拆开了雨布,惊喜地说:“果然是黄金。”

    “俗话说:盛世古董,乱世黄金。按封建社会的小农思想,乱世黄金更重要,所以十年期间,狗老宝舍弃古董留存黄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那祯分析道。

    “有理,五条大黄鱼,三条小黄鱼。”林义头疼,不好分啊。

    “你拿三条大的,其他归我。”那祯望着纠结的林义,给了个分法。

    “你不亏大了。”林义看着她。

    大黄鱼十两一条,小黄鱼一两一条。民国时期一两是现在的31.25克。

    “那要不我拿大的?”那祯嘴角斜着,眯眼看着他。

    “那还是我吃点亏吧,我力气大拿重点的,别把你累着了。”林义一脸为你好的样子,接着又承诺说,“折现后补偿你些。”

    “我就知道会这样。”那祯安静的笑着,一副我早看穿你的样子,站起身伸个懒腰说,“呼~,看到实物后,那股兴奋劲一下没了,好困。”

    “那你还回去不?”林义也学她眨了眨眼睛。

    “回去,怎么不回去,东西先放你这。”那祯扫了黄金一眼,然后迈步就往大门走。

    不过,走到门口她又停下了。不由想,自家爷爷是个容易惊醒的人,自己要是回去,他们现在又没听到摩托车声,大半夜的总不可能骗他们说是走回来的吧。

    “你去给我烧些温水。”那祯转过身,说不走了,接着就往他房间的衣柜行去。

    那姿势那眼神,比林义还熟悉自家的感觉。

    这个晚上,林义洗头发洗澡是冷水,那祯是温水。

    林义在凉椅上将就,那祯在房间的床上睡得正香。

    可能是昨晚上干活太累,就算在凉椅上,林义还是

第20章 ,黄金(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