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真的想过要学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了秋裤、毛衣,周宽又赶紧去打了半桶热水。

    两只脚放进去后,热气从脚上升腾,身上总算不那么冰凉了。

    周宽满足的呼出口气,才有那么一点点落地感。

    南方内陆小城的冬天,生冷。

    周宽虽是土生土长的南丘·白华人,但他并不喜欢白华的冬天。

    尤其是现在这样的冬天,寒意好像要从每一个毛孔往身体里钻!

    看着周宽这操作,刘念掏出手机看了眼,似模似样的嘶了口气,赶紧换上了羽绒服,嘴上道:“脚冷得很,去泡个脚。”

    刘念这一动,宿舍其他三四个人也都拿出水桶跑了去。

    片刻,刘念最先提溜桶回来,凑到了周宽坐着的下铺边上:“宽哥,你是昨晚在网吧睡觉冻着了吧?”

    闻言,周宽偏头轻轻看了眼刘念,轻轻颔首:“是的,现在都觉得冷。”

    “是吧。”

    “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宽哥你说。”

    “没事少玩针线活,看你面色黄了,眼眶也黑了。”

    “什么啊……”

    刘念一时没听懂周宽的梗,有些茫然,好一会儿接收到周宽眼角挑动的幅度才明白过来:“我日,宽哥你这话说得水平真的高!”

    李勇几人也颠儿颠儿提溜着水桶跑了进来,听到了后半截,叽叽歪歪起来。

    “什么水平高啥的?”

    “说什么了?”

    “对啊对啊。”

    “……”

    气氛忽然就热闹了。

    都是一个宿舍的人,刘念倒也没有瞒着大家,把周宽刚才说的针线活给说了出来。

    周宽却没再开口,安静泡脚。

    余光里有刘念那头较为标志性的卷发。

    昨天晚上之前,周宽已有三年多不曾见过刘念。

    而周宽高中同学中最后一个有联系的人是刘念。

    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好,好比昨晚刘念是挨着坐在周宽左边的,而李勇他们几个就隔了一些距离。

    印象中,周宽记得是自己债务逐渐呈现爆发趋势之前,某次过节微信互相问候之后,就忽然淡了联系。

    彼时刘念即将新婚,以至于后来周宽都没有请假回

第4章 我真的想过要学习(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