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终南捷径终难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南七怪,性子各不相同。

    有的骄傲,有的惫懒,有的憨厚,有的精明。

    但却没有一个是拖沓的。

    一旦决定了要做一件事情,那么便会雷厉风行,勇往直前。

    既然决定了要送韩小莹去全真派,找王重阳拜师,顺便请教内功修行的法门,那么便各自分头准备。

    韩宝驹做马匹生意,家中最是富庶,提供了大量金银;全金发爱在市集厮混,门路最广,负责采买,其余众人各自张罗。

    柯镇恶将柯家静功的心法口诀誊抄了一份,又跟朱聪两人将各自修炼过程中遇到的疑难列举成册。

    第三日下午,全金发便带着一长一方两个锦盒来到了柯镇恶家里。这是他采买的礼物,长盒中的是道士用的拂尘,以西域白牦牛身上最为细韧的毛发为拂,以金丝楠木为柄,镶金嵌玉,华贵异常;方盒中装着一件道袍,以上等蜀锦为面料,请了苏州精湛的绣工缝纫,庄严而富贵。

    韩宝驹也送来两个锦盒,同样是一长一方,长的里面装的是一只百年的老山参;方盒里的是十枚整齐排列的金元宝,每个都有一斤重。

    七人的行礼都已准备齐备,当夜便住在柯家,次日清晨天未亮,便一起出发。

    本来韩宝驹是给每个人都准备了马匹,不过柯镇恶道:“此行既是送小莹去全真派拜师,也是我等各自修行的一部分,便不要骑马了!”

    朱聪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大哥说的有道理,从此去终南山,少说也有三千里路,一来一回,若是遇山登高、逢水绕道,加起来就算不到万里也差不远了!到时候收获一定颇为丰盛。”

    两位哥哥都这么说,众人自然就没有反对的道理。因此个人非但没有骑马,改作步行,身上都还带着平日里修炼轻功时的负重。

    柯镇恶的负重最大,全身加起来超过一百二十斤,张阿生次之,也有一百多斤,其次是朱聪、韩宝驹、全金发、韩小莹,从八十斤到二十斤不等,南希仁倒是没有修炼柯家的轻功,所以没有穿戴负重,只不过众人的行礼物品,包括准备的干粮礼品都装在了两个大箩筐内,也有近百斤的分量,由南希仁做了个挑夫。

    七人一早出发,一路向西急行,到了中午的时候便奔行了近两百里,出了两浙西路,进入了江南东路的地界。

    此时年纪最小,功力最浅的韩小莹早已经气喘嘘嘘,汗如雨滴了。

    众人稍事休息,便喝了些清水,吃了点干粮,这才又动身。

第14章 终南捷径终难行(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