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丈夫能屈能伸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长安城内,蜀国公府,鼻青脸肿的尉迟迥半坐在榻上,和前来探望的执政、晋国公宇文护低声交谈。

    此次决战,周军惨败,且伤亡惨重,坐镇灞桥大营的尉迟迥,差点就“魂断灞桥”,一缕魂魄随舅舅(宇文泰)而去。

    亏得部曲奋力护卫,才保得他突破拦截,冲到长安城下,坐吊篮入城。

    事到如今,局势已经很明了,尉迟迥明白其实许多人心里都有了想法,却没人敢说出来。

    但总是要有人提出来,执政的宇文护才有台阶下。

    而提出看法的这个人,必然承担所有非议,会成为“恶人”。

    但思来想去,这恶人,或许就只能自己来做。

    毕竟,他是文帝的外甥,执政的表弟,从小一起数羊、一起经历腥风血雨的交情。

    又是屡次与楚军交锋的主帅,即便为此担上“怯战”、“卖主求荣”的骂名,也必须得说。

    “萨保,无论开封那边,成与不成,恐怕,长安都已经撑不到那天。”尉迟迥看着宇文护,认真的说。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宇文护怕是要发作,但话从尉迟迥口中说出来,却有不同。

    他避开了尉迟迥的目光,看着旁边:“叔叔交到我手中的家业,我不能...”

    尉迟迥抓着宇文护的手,继续说:“萨保!!你已经尽力了,你已经尽力了...”

    “不,不...开封那边,会有好消息的...”

    “萨保,无论开封那边成与不成,我们已经等不下去了!”

    尉迟迥攥着宇文护的手,语气恳切:“今日,楚军放了那么多败兵回来,你以为他们想干什么?”

    “若我们不放败兵入城,城中将士会寒了心,士气大跌;放败兵入城,人人都想着投降就能保命,士气还是会大跌。”

    “我知道,你是左右为难,不得已让溃兵入城,可你想想,今天,有多少人找这些败兵打听消息,然后起了心思?”

    “我已经严令,败兵入城后不得乱说话,不得扰乱人心!!”宇文护喊起来,看向尉迟迥。

    尉迟迥盯着他:“有用么?萨保,将心比心,你觉得这有用么?”

    宇文护沉默了。

    这当然没用,战场上的惨败,让将士们打胜仗的信心被摧毁殆尽,加上楚军不杀俘虏,还放俘虏回来,如此攻心策略必然起效。

    所以,长安守军士气会大降,当楚军开始攻城时,恐怕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奋力反击,而是等着投降保命。

    周国的兴亡,对于这些普通兵卒来说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丈夫能屈能伸(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