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门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屋内一片死寂,空气也似乎已经凝固。

      秦逍坐在床边,一动不动,没有点油灯,昏暗之中,整个人像石头一样。

      闭着眼睛,在凝固般的空气中,秦逍终于听到了极为轻细的呼吸声,声音就在自己房间的门帘子外。

      孤身一人生活,秦逍的房间并不是木门,而是一道麻布隔帘,这样进出更方便。

      秦逍双目盯着那道隔帘,他已经确定就在门帘后面,有一人正静静站在那里。

      是谁?

      难道是自己等待了近两百天的那神秘人突然出现?

      这念头一闪而过,秦逍的激动也瞬间被理智所代替。

      虽然他迫切希望能再见到那位神秘人,可是他内心深处很清楚,不到危急时刻,那人绝不可能再出现。

      自从饮用血液可以压制自己的寒症之后,那人便再也没有出现,这就说明那人知道至少寒症不会再威胁到秦逍,也没有再出手的必要,自然不会轻易出现。

      如果不是那神秘人,又能是谁?

      秦逍眉头锁紧,盯着门帘目不转睛,心中忽地想到之前在街市上遇到的斗笠人,难道是自己得罪了那斗笠人,斗笠人专门前来报复?

      外面那人的呼吸虽轻,并不容易被察觉。

      但老黑狗的无声提醒,再加上屋内的寂静,秦逍凝神感知,却已经判定无疑。

      秦逍知道老黑狗定然被那人动了手脚,死活未知,但对方显然是来者不善。

      沉寂片刻,秦逍忽然伸了个懒腰,故意打了个哈欠,希望以此来显示自己并没有察觉屋内有人,可是一只手却往床里伸过去,只伸到一半,却猛然意识到自己恰恰是在今天犯了一个错误。

      秦逍在甲字监当差,自然也佩刀。

      往常都是穿着差服佩刀回家,而且他有一个习惯,就是将佩刀放在床里,似乎在睡觉的时候,身旁有一把刀,就能够让心里踏实许多。

      但今天因为要往金钩赌坊瞧瞧动静,所以在监牢里就换了一身普通衣衫,连佩刀也留在了监牢里。

      床上没有刀,身边也再无其他利器,赤手空拳。

      对方如果真的是来找自己麻烦甚至是要自己性命,没有佩刀抵挡,总不能凭着那套强身健体的八极拳迎敌。

      木床靠着后窗,秦逍瞥了窗户一眼,窗栓是从里面拴上。

      对方依然站在帘外没有动静,秦逍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没有动手,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并无谋害自己之心?

      难道要等着自己睡着了再下手?

      他装作若无其事脱下了靴子,这才上床去,轻轻靠近到后窗边,以尽可能最轻的动作伸手过去要拉开窗栓。

      后窗外面是一条小巷子,不管对方究竟有什么目的,自己只

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门(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